农行将额度授权的权限收归总行

2020-06-27 15:28

事实上,记者从企业、小额贷款公司等渠道了解到的现状是,各大行一如既往地提高“风控”门槛,对一些他们认为风险正在加大的领域提高放贷门槛。

作为湖州当地的龙头企业,在外界眼中,“丝绸之路”目前的规模可以具备与当地银行一定的贷款谈判能力,但即便如此,凌兰芳也坦言,在面对银行贷款这一“稀缺资源”面前,像“丝绸之路”这样的民企同样不具备与银行的议价能力,尤其是当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中石油等这样拥有垄断资源的央企。

对于新政,民营企业的反应也颇为理性。“我们目前的银行贷款额度和利率都维持着现状,没有因为新政出现任何变动。”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告诉记者。

一家杭州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国开行普遍降低了对小贷公司的授信额度,农行将额度授权的权限收归总行,工行等多数银行更是干脆不对小额贷款公司开放业务。

比起“丝绸之路”这样的行业龙头企业,一些中小企业处境更是艰难。接受采访时,义乌市温州商会会长姜永忠刚从银行“续贷谈判”归来,为旗下一家温籍企业与银行谈判2000万元到期贷款续贷的事,但效果并不理想,银行还是决定要从这家制造企业抽贷。“多数中小企业并不具备和银行的议价能力。”姜永忠说,“也许各地的龙头企业会有所受益,新政下能具备一定议价能力,银行也愿意适当放低利率、降低收益来保证资金安全,但对待中小企业的态度恰是相反。”

耶鲁大学教授、经济学家陈志武认为,利率管制、人为压低利率是近些年影子银行业务发展迅速的根源。改变这种状况,最好的办法正是大力推进利率市场化,放松对利率、信贷资源的管制。

国有银行贷款利率没变化,股份制银行是不是也一样呢?记者从同样位于体育场路的渤海银行一营业部获悉,该行目前也维持原来贷款利率政策,总行也没有任何通知。

金雪军分析,待贷款利率放开后,银行会逐步注重并推进差异化的服务。如针对不同客户需求推不同的产品、项目。因为在贷款利率放开后,原有大企业和优质企业的融资成本下降、银行原有业务的利润空间下降,这会迫使银行加强服务、提升利润,从而“倒逼”银行转型。

在位于杭州体育场路工商银行一营业网点,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网点的贷款利率与前些日子相同,目前也没有收到上级任何调整的通知。附近另一家建设银行营业网点的工作人员说法也大致相同,她建议记者过几天再来询问一下。

“对民企而言,真正理想的银行改革状态是,多数中小企业怀着风险意识进行投融资活动,并且在银行业快与慢的竞争中出现兼并重组,让利率价格真正由市场决定。”凌兰芳说。

目前的瑞丰,除了股东自有4亿元资金,还有1亿多元同步来自银行融资,银行融资比例低于注册资本金50%。按照浙江小额贷款公司的管理条例,小贷公司可从金融机构融入的资金余额最高可放宽至100%,一般维持在50%左右。但潘献勇已经暗自庆幸,因为同行业内一些新开的小额贷款公司几乎拿不到银行的一分贷款,生存艰难。

“体制摆在这里,无论是四大行,还是商业银行,考核的取向都是宁可牺牲收益也要把控风险,目前情况下,他们不会轻易放低贷款门槛,哪怕是以提高放贷利率、提高可能收益为条件。”杭州金昇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季晓明也分析道。

“不管怎样,放宽贷款利率下限正是整个金融市场更加开放的信号。”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分析,本来利率市场化是最难的问题之一 ,虽然很多企业反映实际受益不大,但长期来看,对于那些稳健增长的中小企业、质地比较好的大企业会有实际的受益,融资成本会降低。

贷款利率放开已经超过2个工作日,银行会有什么反应呢?记者今天走访几家银行营业部做了一番了解。

“目前实际贷款利率上浮仍贷不到款,在信贷资金紧张的情况下,贷款利率暂时不会变化的。”恒丰银行相关负责人俞广宇认为,目前,可能只有大型的、经营状况好的企业才能从银行拿到基准利率下浮的贷款,能进一步降低其融资成本,如果流动性充足,长期来看,还是利好小微企业融资。

“从目前来看,贷款利率下限取消,对利率市场化的象征意义重于实际意义。”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有关人士说,而从长远来看,贷款利率市场化后会加剧银行业的竞争,意味着银行业进入了细分时代。

“也许长远来看,政策放开会给民企带来一些利好,但是现在还言之过早,不仅如此,还会有一定的‘挤出效应’,资源进一步偏向国有大企业。” 上述小贷公司负责人说。

也有分析人士认为,此次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,传递了监管层整顿影子银行的重要信号。

“更多的是释放出一种政策利好信号,银行经营模式短期内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。”看到这一利好消息的温州瑞丰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潘献勇认为。